快捷搜索:  as

对面的鬼谷子显然也不想在这些小节上为难他也

  对面已经被顾峥确认无疑的鬼火怪,不愧为历史上最为神秘,最为通天的鬼谷子。
 
    这个无一不精,无一不能,文韬武略无人企及,寿数轮回无法控制的非凡人,压根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
 
    而现如今,顾峥正趴在这位传说的面前,如同案板上的鱼,等待着对面的人给他最后的判决书呢。
 
    听明白了顾峥出现的缘由,洞窟中的鬼谷子果然如同顾峥所料的那般发出了一声不明缘由的笑声。
 
    然后他就从鬼谷子的口中听到了一个令他绝望的消息。
 
    “呵呵,若是我说我鬼谷子的门下向来不收那些平庸之人,而你的委托人恰恰就属于我不会收入门楣的那一类人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一听这话,顾峥就急了,他梗着脖子替自己争取到“但是尊者,现如今,已经是我替代了那个原本你看不上的平庸者,而我绝对不是一个能堕了鬼谷洞威名的徒弟啊!”
 
    听到了顾峥的这一番自白,洞内的人并没有直接回应,反倒是莫名的问出了一个与其不相干的问题。
 
    “若是你不能完成这个世界中的委托人的愿望,你会怎样?”
 
    “你的契约的性质,是等价交换还是拳头大的有发言权?”
 
    “这个……”
 
    一时间顾峥竟然语塞了,他有过未曾完成过委托人的愿望的时候吗?
 
    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
 
    那么,他从何得知自己若是未曾完成任务之后的下场呢?
 
    是寿命被等同的扣掉,还是毫发无损的继续他的穿越的人生,他不得而知。
 
    被问至此的顾峥,竟然难得的沉默了下来。
 
    而见到于此的鬼谷子反倒像是找寻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的……再一次嚯嚯嚯的笑了起来。
 
    “有趣,有趣。”
 
    “到如今多少年了,足有千载了吧,本尊已经很久没有碰到如此有趣的人以及如此有趣的事了。”
 
    “所有的事情都在掐指一算之间的滋味,实在是无聊透了。”
 
    “没想到,现如今还有我鬼谷子无法知晓结果的事情出现。”
 
    “正好,我也有一些未了的心愿想要达成,你我相逢即使有缘,不若咱们也签订一下你所谓得到那个咸鱼翻身的契约吧。”
 
    说完,还未曾等顾峥阻止,对面那两道鬼火的面前,就袒露出了一个快要熄灭了真身的金色的小球。
 
    那一双鬼凛凛的双眼面前……则是突然就伸出一只乌黑枯瘦的大手,一把将这个尤不甘心……还想要朝着顾峥的方向逃跑的小球给攥到了手中,然后在其心肝儿就要被吓碎掉的状态下,
 
突然就开口言到“契约转换!”
 
    顾峥“哎?”
 
    笑忘书“哎?”
 
    就在两个懵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股金色的光晕就在委托人以及鬼谷子的面前同时的亮了起来。
 
 853 不是人啊!
 
    而笑忘书则是眼睁睁的瞅着那代表着顾峥的灵魂小球与原本的委托人之间的……代表着纠葛的金色的丝线,一下子就从委托人的灵魂体上脱落了下来,如同被什么牵引着一般的……就转
 
到了代表着鬼谷子的混沌体的灵魂身上。
 
    原谅笑忘书的道行实在是太浅,就算是这份契约书是它本身自带的神通,它也无法借此契约的成立,看出鬼谷子到底是何种的物体构成的。
 
    它只能看到雾蒙蒙的一大片,与顾峥原本还算庞大的灵魂体这么一对比,就把顾峥的灵魂小球给比成了一个矮矬穷,让它瞬间就明白了,对面的等级层次,压根就与他们不在一个层面之
 
上的。
 
    所以,咱们还是老实点吧。
 
    现如今的笑忘书,连抗议声都不敢发出来,老老实实在鬼谷子的拳头中装成了一个鹌鹑。
 
    而鬼谷子在此契约书成立之后,念头一动,就发现了他与顾峥彼此牵连的那一条线,而他在里里外外的研究了一番之后,就淡笑了一声将其抛在了一旁。
 
    “小道而已,不过一个平等契约罢了,不过既然我们的丝线已结,就说明你我之间的契约也已成。”
 
    “所以,姬铮子啊,你可要好好的替为师将心愿给完成了才是啊!”
 
    听到这里的顾峥,下意识的就打了一个哆嗦。
 
    姬铮子,还鸡胗子呢!既然契约已经转换,那自然应该报上自己的真名啊。
 
    索性光棍了起来的顾峥,趴在地上又回了起来:“禀告鬼谷子老师,小徒弟我的名字叫做顾峥,人称神秘的中国小子,原本还有个字名元肃,号有才。”
 
    “您觉得哪个顺耳就叫哪个吧,只要别叫我鸡胗子就成。”
 
    而对面的鬼谷子显然也不想在这些小节上为难他,也从善如流的改了口,用他另外一只枯瘦的手朝着顾峥的方向招了招,竟然难得的和风细雨的开口道:“既然你与本尊我的契约已成,
 
那就是自己人了。”
 
    “来来来,让为师仔细的跟你说说,你此行的目的如何吧!”
 
    说完这话,顾峥的身上就是一松,而他的灵魂小球所在的这具躯体竟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朝着鬼谷洞窟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直到走到洞窟的里边,那个廓然开朗的大厅的时候,他身上的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才一下子戛然而止,让顾峥瞬间的又拿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抬起头来,让为师瞧瞧,是不是个能办事儿的人。”
 
    就在顾峥还在疑惑他已经跟姬铮子解除了契约了,为何他的灵魂体仍然能够在这具躯体内共存的时候,他的面前的那道看似很近实际上却颇为遥远的鬼火,又再一次发出了声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