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那里有时间在城池之中享乐一番,立即继续难进

太史慈在青州势不可挡,消息传到兖州的曹操耳朵里,曹操气的要吐血,青州出事那还得了,自己现在虽然没有四面楚歌,但是曹操相信只要现在自己出一点的茬子,其他几路诸侯定然会竞相来攻打自己,而青州虽然不是自己的要地,但是乃是自己的后方,怎么可以出事?若是李林拿下青州,与徐州接壤,李林就很有可能与江东那个刚刚上任不久的小主公合谋,共同罚我,一路攻打徐州,一路攻打扬州,两方夹击之下,菏泽两处必陷入敌手,而李林在豫州若是所向睥睨,那么自己就仅仅剩下兖州一州,这该如何抵挡这么多路的诸侯呢,其结果也不用多说,必然是败亡的下场…………
 
    曹操震惊之下不敢当误,立即派泰山太守吕虔,领两万精兵前去镇压,而曹操也听从了荀攸的意见。既然现在自己的守城,就不要把自己的军队全部放在自己的手中,而是将手中精兵分成几波,分别放在各个险要的城池之中,以抵御李林的猛攻…………
 
    而李林这边,也已经面临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那就是李林早就已经担心不已的粮草………………
 
    “押上来!”一声爆喝,两名士兵将一个绑成了粽子的人抬到了李林的面前,而李林所在的地方,便是黄河南岸,一处防御河北大军南下的要地,延津…………
 
    “主公,这便是延津守将,李封!”一旁张郃笑着说道,这个活捉李封的人当然就是他了…………
 
    “嗯!李封…………哼!”李林点点头,看着李封忽然一瞪,冷哼一声,“你竟然在城破只是,下令将城内粮草屋子全部烧毁!拿到你想让你全城的老百姓都死在某的手里吗!”李林大骂道。
 
    “哈哈哈…………李元杰,你死期将至尚不知矣,告诉你,你到了河南,这里既是你的葬身之地,荀攸大人早就设计好了计谋,你不会在河南得到一粒粮食的,你的大军将近十万,都要饿死在河南啦,哈哈…………哈……”李封不禁对于李林的话面无惧色,竟然还疯狂的大笑出来…………
 
    “哼!就凭你还想设计某,告诉你,某已经在司隶调集大量的粮草,真在从河内运来,你家荀攸大人的计策破灭了…………”李林眯着眼睛看着李封,不错!李林说的是假话,都是给身边的几个将领听的,司马朗的粮食没有运到,自己的粮草就要告急了…………
 
    但是就算是知
    “哼!我什么时候死某不知道,但是你我可以告诉你什么时候死了,就是现在…………”李林阴狠的说道。
 
    “拉下去!”张郃挥挥手道,押着李封的两名士兵立即将李封拉走,李封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喊“李元杰,李元杰!你这个匹夫,你早晚不得好死!李元杰…………啊!”一声惨叫过后,这个世界安静了…………
 
    “主公,我军现在以机构拿下延津,通往河南腹地的道路已经打开,不知道这下一步…………”一旁赵云问道,当然这也是众将士的问题…………
 
    “嗯!”李林点点头,先将粮草的问题抛开,都这个节骨眼了,自己因为没有粮草,就要退兵,李林不能这么干,必需要将粮草解决,但是要是进军,现在己方军队面临两个问题,一是东进,攻打兖州,而是南下,攻打豫州,东进,便是曹操南撤之时所取的地方,曹军精锐都在那边,南下,乃是许多的重镇,大城,了打了延津,平丘,白马等几座城池就损失不少,曹军都是死命的抵抗,若是自己在南下攻打这些大的城池,又会损失多少呢…………
 
    李林思索了半天,眼睛一瞪,面色一正,坚定的说道“南下!攻打陈留!”李林的心思,若是要快速灭亡曹操,将曹操直接干掉是最好的,但是现在曹操在兖州,一直没有消息,自己若是贸然前去,避让被那奸诈的曹操埋伏,灭亡的机会很大,而若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大军一步步的接近曹操的治所许昌,要知道,无论是曹操的还是曹操麾下耐下大将,谋士的家眷可都在此处,李林就不信自己的大军都到了你家门口了,你竟然连个屁都不放?只要曹操一露面,那么自己就有最好的办法干掉他…………
 
    “诺!”众将士领命,拱手道…………
 
    李林刚刚拿下延津,平丘等几座要城,那里有时间在城池之中享乐一番,立即继续难进,现在战事紧急,李林在自己的帅帐中歇息,但是就算是歇息,也不能浪费时间,赶紧叫来麾下众将士讨论战况,这边算是休息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